<cite id="vyqrm"><span id="vyqrm"></span></cite>
    <rp id="vyqrm"></rp>
    
    
    1. 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精神解讀 如何才能“穩定生豬生產”

      時間:2022-01-15    點擊:68
           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指出,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是一個重大戰略性問題,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,飯碗主要裝中國糧。本期《農金周刊》聚焦重要農產品(6.550, 0.02, 0.31%)穩產保供,推出一組稿件,探討如何抓好“米袋子”“菜籃子”,切實做好2022年“三農”工作。

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要“穩定生豬生產”、破解“豬周期”,仍需綜合施策,要繼續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,鞏固延續現有政策成果,深化拓展土地、財政、金融、市場調控等政策措施,持續推進生豬養殖業高質量發展。




          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這是去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為2022年生豬產業發展確定的政策基調。雖然只有六個字,得來卻非常不易。

        回首2019年末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,在確定2020年生豬產業政策基調時,會議強調,“要加快恢復生豬生產,全面落實省負總責和‘菜籃子’市長負責制,落實扶持生豬生產的各項政策措施!2020年歲末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再次明確,2021年“要繼續抓好生豬生產恢復,促進產業穩定發展!

        從“加快恢復生豬生產”,到“繼續抓好生豬生產恢復”,再到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三年來,我國生豬產業發生了什么?

        眾所周知,受非洲豬瘟疫情以及各地環保整治等多重因素影響,2019年生豬存欄量持續下滑,以至于國內生豬價格從2019年1月1日的三元生豬均價11.30元/公斤,一路上漲到2019年12月27日均價33.53元/公斤,年內上漲196.73%。生豬價格的持續上漲,不僅帶來物價上漲壓力,也增加了百姓消費支出負擔。為加速生豬產能恢復,提高穩產保供能力,2019年下半年,農業農村部會同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、自然資源部、生態環境部、交通運輸部、銀保監會等部門,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,多部門相繼印發文件,出臺17條政策措施支持生豬生產發展。與此同時,各地在財政、金融、用地、規范禁養區劃定和管理、綠色通道、生豬生產的補獎等方面,也明確了一系列政策。在各項政策措施的扶持下,我國生豬產能持續恢復,中央凍豬肉已從2019年投放17萬噸,轉向2021年為應對生豬和豬肉價格過快下跌,持續收儲4次,累計8.3萬噸。2021年9月1日,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馬有祥在中國農民豐收節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生豬產能完全恢復,7月末全國能繁母豬和生豬存欄量分別恢復到2017年年末的101.6%和100.2%,提前半年實現恢復目標。






             隨著生豬產能的恢復,如何“穩定生豬生產”被提上議事日程。

        之所以要強調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是因為“豬周期”有待破解,豬肉價格起伏頻繁,市場風險加劇。與此同時,生豬養殖與玉米等飼料糧供需矛盾突出;一些地方缺乏發展生豬養殖業的積極性;生豬產業規;、集約化發展受制于用地難;周邊國家和地區動物疫病多發常發……為此,農業農村部在《關于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第4820號(農業水利類283號)提案答復的函》中表示,下一步,農業農村部將在繼續引導生豬產業龍頭企業發展壯大的同時,帶動中小養殖場戶融入現代生豬產業,加快建設現代養殖體系;持續完善信息發布制度,加強能繁母豬存欄和豬肉產量等核心指標的監測和預警,及時精準調控,緩解生豬價格周期性波動。

        當然,要“穩定生豬生產”、破解“豬周期”,仍需綜合施策,要繼續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,鞏固延續現有政策成果,深化拓展土地、財政、金融、市場調控等政策措施,持續推進生豬養殖業高質量發展。


        首先要落實用地政策。受2013年環保風暴影響,2014年到2018年間,很多省份大拆豬場,且涉及搬遷的養殖戶,地方政府沒有積極協助落實養殖用地,結果導致2019年生豬存欄量急劇下降、生豬價格暴漲。因此,要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提高穩產保供能力,必須按照畜牧業發展規劃目標,結合國土空間規劃編制,統籌支持解決生豬養殖用地需求。像四川、云南、江蘇、湖南等省,就因為在2019年允許生豬養殖用地作為設施農用地,按農用地管理,不需辦理建設用地審批手續;允許生豬養殖用地使用一般耕地,作為養殖用途不需耕地占補平衡,因此,這些地方的生豬養殖業恢復較快,集約化程度也顯著提升。顯然,只有用地政策落實了,生豬產業才能規;l展,機械化作業,智能化飼喂,數字化管理,進而實現豬舍多品種、多周期的特色生豬養殖,推動生豬養殖“從農場到餐桌”的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其次,要加強財政保障。生豬產業是高風險產業,需要財政提供保障,才能促進產業健康發展。2019年,多地出臺明確的財政補貼補助措施,對推動生豬產能恢復,發揮了積極作用。如浙江對新建(擴建)的萬頭以上規模豬場,按照每出欄萬頭給予100萬元的補助獎勵;河南對每個洗消中心建設給予30萬元補貼,對從國外引進種豬每頭補貼3000元,等等。因此,要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需要繼續實施生豬調出大縣獎勵政策;要對生豬疫病強制免疫、強制填埋和養殖環節無害化處理給予補助,鼓勵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支持生豬防疫社會。

             再次,要創新金融支持。“穩定生豬生產”離不開金融的創新支持,從過往實踐看,無論是在遼寧、河南、廣東等地開展的養殖圈舍、大型養殖機械抵押貸款試點,還是浙江省開展的以生豬為代表的活體抵押貸款模式,都對緩解生豬養殖主體融資難發揮了積極作用。同樣,河北、天津等省市2019年通過提高生豬保險保額,將能繁母豬保額從1000元增加至1500元、育肥豬保額從500元增加至800元,擴大育肥豬保險規模。去年有些地方嘗試通過生豬“保險+期貨”項目,對沖生豬價格風險,服務當地生豬產業穩健發展,都極大增強了生豬養殖風險的抵御能力。因此,“十四五”時期,要“穩定生豬生產”,既要繼續推行并擴大生豬活體、養殖圈舍、大型機械設備等的抵押貸款試點,也要大力提升生豬保險保額和規模,創新生豬保險產品,還要繼續發揮生豬期貨的積極作用,并穩妥推進豬肉期貨上市,努力為生豬養殖主體提供更多規避市場風險的工具。事實證明,生豬期貨的“價格發現”和“規避風險”兩大功能,在生豬期貨上市一年間,正逐步惠及產業鏈各主體,并在推動我國生豬產業保供穩價、健全生豬產業平穩發展長效機制等方面初步發揮了積極作用。



        從2019年到2021年,每年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,都針對生豬生產專門明確政策方向和基調,足見中央對生豬產業穩產保供的高度重視。畢竟,生豬產業不僅是保障食物安全和居民生活的戰略產業,也是農業農村經濟的支柱產業,因此,只有多管齊下,多策并舉,通過投資、金融、用地及環保等協同發揮作用,才能更好推動生豬產業行穩致遠。



      來源:金融時報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主要用于供給大家學習、交流。我們尊重原創作者和單位,支持正版。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(025-56211118轉8229)。



      江蘇奧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      企業愿景:成為全球領先的霉菌毒素解決方案專家

      地址:南京市溧水區白馬鎮食品園大道2號

      Copyright © 江蘇奧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17051433號

      郵編:211225    電話:025-56211118    傳真:025-57251588

      企業郵箱 后臺管理 技術支持:智拓網絡

      彩票购彩